40岁“鞋王”欲重返港交所:百丽不想只卖鞋

更新时间:2022-03-23 17:31:47  浏览量:41

“一代鞋王”百丽欲重返港交所。

近日,百丽时尚集团(以下简称“百丽时尚”)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主板挂牌上市,美银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9个月,百丽时尚的收入分别为201.14亿元、217.37亿元和176.27亿元;净***分别为16.65亿元、26.16亿元和22.97亿元。

百丽时尚曾于2007年成功登陆港交所,但因多年业绩不佳被高瓴资本私有化。近几年,百丽时尚极力寻求转变,续写新的资本故事。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招股书,百丽时尚本次IPO所募集资金,将用于进一步发展品牌及产品组合,以及投资技术举措和加速业务等方面的数字化转型,还有一部分资金将用于偿还短期银行借款。

针对重启IPO等相关事宜,3月21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百丽国际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前尚未回复。

摆脱“鞋王”标签

1981年,百丽时尚在***成立,前身为“丽华鞋业”;90年代,百丽时尚将业务重心转移内地市场,规模不断扩大,至2006年底,成为以零售额计中国***的女鞋零售商;一年后,百丽时尚在高瓴资本操盘下以“百丽国际”成功登陆港交所,风光***。

但好景不长,2013年前后,遭遇电商冲击的百丽时尚,优势地位逐渐被瓦解,鞋类业务持续销量下滑;2017年7月,百丽宣布在港交所退市,创始人邓耀与时任CEO的盛百椒(现任董事长)套现百亿元。当时,百丽市值已从***时的1500亿港元跌至531亿港元。

私有化两年后,2019年10月,百丽将旗下控股运动品牌滔搏(06110.HK)分拆上市。近些年,运动品牌业务上行,滔搏先行得以先行上市。彼时,滔搏上市全球发行约9.3亿股,定价8.5港元/股,合计融资约76.22亿港元。

截至2022年3月22日午间休盘,滔搏为6.21港元/股。

回顾百丽40年发展历程,曾多次经历转身。2009年,百丽时尚创建电商平台“淘秀网”,随之2011年,又重金投入成立鞋类B2C平台“优购网”,试图以自建电商渠道的方式对抗第三方电商渠道,但均未获得成效。

“在面临电商冲击的时期,消费者远离百货商场这一销售渠道,电商的低价、以及部分假货冲击,使百丽时尚受到影响,商业模式发生变化。”中国电子商务职业经理人、数字化领域专家袁帅接受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电商转型失利后,百丽时尚尝试寻找“第二曲线”,以多元化扩宽品牌边界。

多年间,百丽陆续收购小众时装品牌“Initial”、轻奢女鞋品牌“73hours”以及高跟鞋品牌“7or9”等,并拿下Champion等国际品牌分销权。去年12月6日,百丽还完成对新兴本土瑜伽服品牌MAIAACTIVE近亿元的战略投资,该品牌主打贴合亚洲人身型设计瑜伽和其他运动服饰的新兴消费品牌。

百丽时尚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多品类、多品牌的覆盖,竭力摆脱“鞋王”标签。招股书显示,截至目前,百丽时尚已经拥有20个多元布局的自有品牌及合作品牌,覆盖女鞋、男鞋和童鞋以及服裝、包袋和配饰等品类,由13个自有品牌及7个合作品牌组成。

3月21日,和君咨询合伙人王承志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消费类企业的多品牌策略是惯用打法,多品牌可以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但最核心的难点是横向经验的复制和供应链的协同管理,能不能集中赋能。”王承志评价道。

尽管业务多元,但鞋类业务依旧是百丽的重要业绩来源,占据整体收入较大比例。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9个月,百丽时尚鞋履业务收入为152.63亿元,占总收入的86.6%;服装类收入则为23.64亿元,占总收入的13.4%。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以2020年零售额计,百丽时尚以11.2%的市场份额位居中国时尚鞋履市场第一。

存货压力加大

如今,百丽时尚线上线下渠道***依然悬殊。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11月30日,百丽时尚线下营销渠道收入为131.22亿元;线上营销渠道收入为45.05亿元,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74.4%、25.6%。

其中,线下营销渠道收入多源于直营门店,线上渠道主要为天猫、唯品会以及京东、抖音等平台。数据显示,百丽在中国共有9153家直营门店,遍布30个省份的337个城市以及***和***,为中国***的直营时尚鞋服零售网络。

线下零售渠道持续投入,牵涉的成本必不可少。

截至2021年11月30日,百丽时尚租赁相关开支为24.1亿元,占相应期间线下销售收入的18.4%。“总体而言,联营及租赁开支在我们的经营开支所占的比例巨大,租赁相关开支占线下销售收入百分比的变动将继续影响我们的经营业绩。”百丽时尚在招股书中坦言。

基于此,百丽时尚尝试优化销售网络。在招股书中,百丽时尚主打调“订、补、迭”货品管理模式及DTC(直接面向消费者)零售模式,计划通过全国线下门店、线上电商和社交媒体平台相结合打造全渠道零售网络。

王承志认为,“例如安踏,也是依靠DTC模式来实现集团的一部分增长的。从推行上,该模式是否能成为百丽时尚的‘良药’,关键在于是否能够深度洞察消费者。”

与此同时,百丽时尚还存在存货压力。截至2020年2月29日及2021年2月28日,百丽时尚的存货分别为37.46亿元、36.68亿元,最新截至2021年11月30日,存货增加至46.71亿元,平均存货周转天数为188.1天。

如同百丽所言,IPO募集资金将用于偿还短期银行借款。目前,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百丽时尚有约37.96亿港元的短期银行贷款,将有可能寻求其他外部债务融资。

负债亦有一定承压。截至2020年2月29日、2021年2月28日止年度,及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九个月其净流动负债分别为2.98亿元、25.97亿元、13.86亿元。截至2021年2月底,百丽时尚资产负债率为85.78%。

网站编辑:丁豆豆

资讯详情访问地址:http://news.belle-shop.org/detail/257.html